KAWD-750 - 心花由罗2016年番号 新人!kawaii*専属 凛

KAWD-750 - 心花由罗2016年番号 新人!kawaii*専属 凛

不若单用补肾之味,使水足以制火,而又无火留之害,为更胜也。故必用桂、附以开关,关既开矣,则茯苓、车前、牛膝得尽利水而直下。

此等之病,寒热之药,两不宜施。作牛马之声者,所谓痛不择声也。

故气虚者痰盛,痰即欺气之虚而作祟,上迷心而旁及于手足,故身欲仆而手不仁,口吐涎沫耳。然而心包之火可泻,而肾火终不可泻,泻心包之火,必致有伤于肾,吾乃泻其肝,则二经之火不泻而自泻也。

无奈人过于作强,将先天之水,日日奔泄,水去而火亦随流而去,使生气之原,竟成为藏冰之窟,火不能敌寒,而寒邪侵之矣。肝与胆同类,均木之象也,木畏金刑,故用铁落以制肝,非取其金克木之意乎。

夫阳宜阴折,热宜寒折,似乎阳热在上,宜用阴寒之药以治之。夫邪之所凑,其气必虚。

故必补心包而兼治风寒湿也。吾所以少用熟地、山茱于桂、附之中,以制火之横。

Leave a Reply